日本大片免a费观看视频 日本大乳毛片免费观看 日本牲交大片免费观看


[烈阳生]传 作者 元阳九凤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kpp03.com

先前在某处看到一篇古文,心里很喜欢,现在内容改动一点,转发给各位欣赏,如果喜欢请多多鼓励,谢谢

-------------------------------------------------------------------------------------------------------
[烈阳生]传                  作者 元阳九凤
世人皆说[玄生天门]弟子身心清净、万邪不侵、刚正无比,拥金刚怒目之姿、行降妖伏魔之道;却不知[玄生天门]诸般大道,其中有一道为世间所不齿、却又为世人所暗暗苦寻的慾狂魔淫法—《宝禅欢喜降》。
修持此道的[玄生天门]弟子需身入红尘,以男欢女爱之法轮迴修行,男採女阴、女吸男阳锻炼玄生之气,弟子所吸採阴、阳之气愈多则道行愈深。
然而[玄生天门]要求修行此《宝禅欢喜降》的男弟子,其命数为[七阳附体]、胯间阴茎呈[淫龙抱柱]之态方可修行,否则阴气越多、心魔更难抑,极阴御阳之后将变成淫魔、且为祸人间。
俗世男子身具[七阳附体]是万中无一,而[淫龙抱柱]更是百年不遇、不可多得之奇材,因此千百年来修持《宝禅欢喜降》的男弟子屈指可数,远不如修炼[玄生天门]其他降妖伏魔之道的女弟子多,但此人必为世间慾妇淫娃所捨生忘死追求。
[烈阳生]名殷俊鸿,出生年月不详,上一代[玄生天门]主[玄生上人]所收第二位传人,他在金陵青楼之中修持时,先收取七岁的周惠敏为女首徒,起道号[玄媚仙子],又观得繈褓中的殷俊鸿身怀[七阳附体],乃修炼《宝禅欢喜降》的难得好苗子,见猎心喜之下,以黄金三十两、将其收入门下,赐道号[烈阳生]。
殷俊鸿天生异稟、三岁尽学[玄生天门]诸般法技,五岁尽现[淫龙抱柱]之粗糙而坚硬的巨大阴茎,九岁便与十六岁的大师姊周惠敏合体交媾、共练《宝禅欢喜降》,初尝温软湿滑的鲜嫩女体滋味,至十二岁时、与[玄媚仙子]周惠敏走遍大江南北,在大师姊帮助下尽採各地处子元阴精气,[淫龙抱柱]之阴茎完全已臻纯熟;二十岁远至西域,在诸胡外族国内肏遍金髮碧的美少女,将西域胡女的异种阴液吸纳转化,至三十六岁时收到师父[玄生上人]的飞意心传祕讯,方回到霏云山之中接掌[玄生天门],与大师姊周惠敏两人潜心同修持《宝禅欢喜降》,精进胯间[淫龙抱柱]之阳具功架。,
----------------------------------------------------------------------------------------------------------
与周惠敏整整一年毫不放鬆的淫糜交欢,殷俊鸿将她玲珑浮凸娇躯的三个潮湿淫洞都肏透了,但修持的《宝禅欢喜降》仍未能到达大成;某日,霏云山[玄生天门]主房内,一脸娇媚满足的周惠敏一丝不挂、双眼紧闭躺于床前蒲团之上,强健精悍的壮年殷俊鸿亦赤裸裸的盘坐在她面前,双手合十、作功行于怒涨巨棒处,胯间那狰狞大鸡巴仍坚硬挺立,却湿粘了周惠敏刚洩的大量白浊、粘稠阴精!
不知过了多久,[玄媚仙子]周惠敏在欲仙欲死的高潮中甦醒过来,媚眼睁开、一丝淫光从妖目中射出,殷俊鸿胯间粗糙而坚硬的兇猛巨蟒仍钢硬难受,但他似有所感、并未睁开双眼,以盘坐状、弯下身子行[玄生天门]之礼。
刚被肏得享受到欲仙欲死的高潮,[玄媚仙子]周惠敏慾淫满足,看着眼前的精悍师弟,轻呼了一口气说:「俊鸿师弟啊!…为姊问你,刚才师姊小浪穴的[玉鲸吞]如何,紧窄…好肏吗?过瘾吗?…嘻嘻…能否助你《宝禅欢喜降》增长修为吗?」
殷俊鸿恭恭敬敬的回答:「回大师姊,小弟在西域修行十余载,肏遍诸胡处女、慾妇,深感师姊的小酥穴果然是绝世淫器,能让小弟的兇残大鸡巴尽情纵慾,当然肏得非常过瘾啊!勤练《宝禅欢喜降》至今,小弟自认为已略有小成,不过…小弟近日胯间巨根久肏不疲,却没办法畅然射精,虽然心感舒畅莫名…但修行却彷如原地踏步、毫无增长,想请师父解惑!…但师父却在坐关之中,故至今仍未解决。」
[玄媚仙子]周惠敏点了点头说:「师父料你到近日定有此难,所以在坐关之中仍用千里传心教导我…命我今日唤你至此尽情肏媾,理解师弟《宝禅欢喜降》的进境;多年来师弟肏遍中、外诸位美女,广纳异族女子元阴精气,知道师弟[淫龙抱柱]之势已成,因而俗世中平凡女子皆不是你狰狞大鸡巴之敌,当然没办法令师弟畅然射精了,现有师父有一心法教你,师弟要认真听好。」
殷俊鸿恭敬应了一声说:「弟子洗耳恭听。」依旧俯伏在地。
[玄媚仙子]周惠敏双手合十,娇媚满足的娇靥变成一脸宝相庄严说:「我[玄生天门]的修行乃逆天而行、炼阴阳互长精气,凡修本门道行,必以自身为器具、纳无形能量。
夫天地万物皆有精气,精气亦分阳精和阴液,我们《宝禅欢喜降》修行主要借助男女性爱欢乐,自身与异性交媾而阳精和阴液互换,以《宝禅欢喜降》诀转化成精气,从而破体飞昇、得窥天道。
如今师弟[八阳附体]势成,尽肏世间女子皆伏,轻易收纳无尽女阴精气,而自身器具未能扩张、到达[九阳附体]境界,当然无法破开丹田壁障,《宝禅欢喜降》自有此瓶颈。」
殷俊鸿 起了头,疑惑的看着面前的美人儿说:「师父真的如此说…小弟从未听说过《宝禅欢喜降》有丹田有壁障之事。」
周惠敏笑了一笑说:「那是因为师弟《宝禅欢喜降》的功力未到[九阳附体];如今你的丹田精气已经蓄存到了人世极限!…」[玄媚仙子]周惠敏停了一停,右手指了指身边的紫金钵说:「师弟的身体就如同这个金钵一般,能容纳的精气是有极限;倘若要容纳更多的精气,就必须突破[八阳附体]原有容量。然而,想要突破丹田[八阳]容量,则必须要以大量阴液从丹田内部一举破开,破而后立、才有[九阳附体]之新境界。」
殷俊鸿听到此处,俯下身体又问:「大师姊,小弟多年前与妳云游四海,由妳安排下与无数女子交合、肏操,已摄取阴液无量,更与妳肏姦互换阴阳,《宝禅欢喜降》的功力已傲视武林,为何仍无法破开[八阳附体]中丹田壁障?」
[玄媚仙子]周惠敏媚笑着回答:「师弟之前肏姦皆是凡俗美女,摄取凡人阴液的量虽然够多了,但功力深厚的处女却不多,多年来只有我俩同道交融,自然阴液的精纯度不足,就好比一条溪流的力量是无法冲破一座崇山的。」
殷俊鸿脑海灵光一现、眼内精光闪闪说:「如此说来,小弟如今该做的便是专找功力深厚的美女肏姦,摄取她更精纯的阴液,提昇阴精的纯度了?」
周惠敏点点头称许道:「师弟的悟性不错,当是如此。」
殷俊鸿接下来追问:「那…师父要小弟如何做?」
[玄媚仙子]周惠敏闭上媚眼,双手开始撚动自己高耸的乳峰,娇喘说:「自从师弟出外历练之后,师父着手训练本派的[双仙七妃],十多年前更在十里外祕密建成一所白桃庄,内有[双仙]之一的袁嘉敏师妹,专门训练[玄生七妃]作师弟破开障之用,师弟还没见过她们吧?去吧!…师弟拿此掌门金令见到她就会明白师父心意了。」
说完、周惠敏便妖媚地闭口不语,殷俊鸿见她极度饥渴的淫态,便运劲令粗糙大肉棒傲然挺立,周惠敏玲珑浮凸的娇躯慢慢的压在黑蟒蛇头上,…殷俊鸿胯间坚硬的兇猛巨蟒又一次深入周惠敏的白馒头般小酥穴里,开始另一次淫秽不堪的肏套动作了。
-------------------------------------------------------------------------------------------------------
霏云山下、白桃庄中,清冷的月光透过山间树梢,斑驳的洒在大开的庄门之上,两旁本应是有人作息的厢房内,却是冷清之极、毫无一人;与厢房形成对比的是不远处的庄主大房,此时灯火摇曳、映照出一班玲珑浮凸的人影,白桃庄绝密之地,更传出声声欢愉的淫靡之声。
「哦…啊啊…噢噢噢…美死我了…啧啧啧…大肉棒…好…好…好硬粗啊!…雪…噢…噢噢…快…好…过瘾啊!…」
白桃庄内所有[七妃]的美少女此刻都在庄主大房内,她们此时以各种姿势躺在大床上,此床足足有半间房般大,众美少女满脸欢愉地昏迷不醒,白馒头般小酥穴内流出粘稠的淫水、粘满了她们赤裸的白晢软滑肉体,除了妖媚外更添几分淫色,飘散的淫靡气息更与庄严的庄主房格格不入。
而在庄主大房内之大床上,一对赤裸裸的肉体正在擂鼓交兵,阴肉撞击之声不绝于耳,倘若有知情之人在此,定会惊讶的发现,这对毫不保留地淫靡交媾之人正是[烈阳生]殷俊鸿,以及白桃庄的[天媚仙子]袁嘉敏。
[天媚仙子]袁嘉敏虽然是年轻、二十有余,却被[玄生天门]主立为白桃庄的庄主,但容貌美艳无比,白晢软滑的娇躯玲珑浮凸,丝毫不比大师姊[玄媚仙子]周惠敏差,两人并称为[玄天双仙];她的丰腴肉体如白玉般柔滑,胸前一对挺拔肥美的豪乳比周惠敏还要肉腴丰软,翘挺诱人的丰满美臀、以及那一双健美的玉腿,毫无掩饰的在烛光下展现,白晢软滑的肌肤令人心痒难耐。
殷俊鸿此时正一丝不挂的站在大床前,下身用力的挺动着胯间的兇猛巨龙,向 着[天媚仙子]袁嘉敏的淫贱肉窟儿疯狂淫糜的活塞动作,狰狞而坚硬的大鸡巴伴着白浊色的淫液、在她光溜溜的肥美肉穴之中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粗糙而坚硬的火灼阴茎捅得袁嘉敏欲仙欲死。
[天媚仙子]袁嘉敏虽然道行修持得不比[玄媚仙子]周惠敏深厚,仍尽其淫功对抗殷俊鸿胯间粗糙而坚硬的兇猛巨蟒,她丰满肉体颤扭、两条修长玉腿死死的夹在他的腰上,随着殷俊鸿肿胀坚挺的巨根抽插,下身也一挺一挺的配合着。散乱的被褥掩不住玉体洩露的淫糜春光,袁嘉敏一对圆润的肥美玉峰,正随殷俊鸿的淫慾动作上下跳动着、犹如一对活泼的白玉兔,殷俊鸿一双魔手揉捏着美人儿的丰腴玉臀,下身粗壮的怒涨巨棒带着白浊粘稠的阴液,毫不留情地在袁嘉敏的玉穴之中不断穿梭,灼烫而粗糙的巨大阴茎进进出出之间,带出了袁嘉敏飘飘欲仙的淫声。
淫贱不堪的呻吟声夹杂着两人性器的撞击声音,响彻了整个庄主大房内,一幕幕妖淫肏交妙景,在渐渐甦醒的[七妃]眼下不断上演。
「啊…噢噢…噢…死…冤家…你的大鸡巴…姦…得我…好舒服哩…雪雪…雪…我要丢了…啊…哦…酥死了…」在肏姦许久之后,殷俊鸿忽听得一声淫啼,正是身下[天媚仙子]袁嘉敏攀上了不知多少次高潮的欢愉叹声。
[天媚仙子]袁嘉敏享受到欲仙欲死的高潮,慵懒的颤抖着玲珑浮凸的身躯,滚热的白浊色淫精顺着硬如铁棍的粗糙阴茎、与光溜溜的花径之间溢出,散发着迷人的腥香淫气。
一缕无形的精纯阴气,由殷俊鸿的大龟头马眼进入了丹田,他一脸宝相庄严、念诵着《宝禅欢喜降》诀号,胯间粗糙而坚硬的兇猛巨蟒放慢了抽插速度,缓缓地旋转钢硬大龟头、研磨着袁嘉敏那湿润的花径、痉挛的子宫,让[天媚仙子]享受着淫慾欢爱后的高潮。
殷俊鸿低头看着淫态满面的[天媚仙子]袁嘉敏,毫不客气地嘲弄说:「啧啧啧…初次会见小师妹,便受师妹训练的[七妃]挑战,幸好小兄勤练本门[口舌招遥]祕技,才不致在阵前失威…哈哈哈…此等微末道行,可入得仙子师妹法眼嘛?」
袁嘉敏正享受着粗糙而坚硬的巨大阴茎带来的无比快感,闻言突然用力收紧了盘绕在殷俊鸿身上的双腿,一股吸力突如其来…「噗嗤!」一声将炙热的粗糙巨棒完全吮进自己的花径之中,又一波白浊色的淫水被粗糙阴茎挤得溢了出来。
感受着白馒头般小酥穴内的充实快感,袁嘉敏不禁 头挺胸,玲珑浮凸的娇躯如弓般凸起,樱桃小嘴中挤出了一声长长的欢愉呻吟。
虽然在西域诸胡之国、见惯金髮美人儿肥美肉腴的白晢大奶子,殷俊鸿看着眼前那一对高耸丰满的嫩滑大玉乳,心中仍旧难耐其诱惑,大手情不自禁地从袁嘉敏玉臀沿着腰际一路向上,覆盖肉腴丰软的饱满乳峰肆意揉捏、把玩。
[天媚仙子]袁嘉敏缓缓睁开如丝媚眼,柔软的玉手抚摸着殷俊鸿那结实的背肌,妖淫的媚声说道:「嗯嗯嗯…何止入得小妹的法眼…简直满意之极!你此等肏操功夫,此等天生稟异的法宝…简直比师父赐下那[销魂玉棒]还要强得多了哩!哦…哗!…美啊!…」话音刚落、袁嘉敏口中飘出一声淫蕩的呻吟,正是殷俊鸿把玩着小师妹的那一对饱满、高耸的粉红色乳峰,那一双肉腴丰软的豪乳如玉脂般细腻,肥美的手感让殷俊鸿爱不释手,使出本门层出不穷的揉搓、撚捏等淫妖手法,使得袁嘉敏双乳如同通电一般,产生着源源不断的电击快感,令妖豔淫媚的小师妹享受无比刺激。
「哦…死…冤家…噢…大肉棒…好…好…好硬粗啊!…噢噢噢…」殷俊鸿双魔手淫慾动作不停,下身狰狞而钢硬难受的粗壮大鸡巴慢慢在袁嘉敏的酥痕阴腔中磨动着、刮擦着…嫩肉穴中的淫靡美肉带来无可比拟的刺激快感,令[天媚仙子]娇躯颤抖、淫呼不止。
[天媚仙子]袁嘉敏在飘飘欲仙的高潮中亦不甘示弱,暗运本门的[肉鲸吞海]妙技,玉穴里如同万千小手、紧紧的包裹着殷俊鸿胯间粗糙而坚硬的兇猛巨蟒,不停蠕动着的美嫩肉刮擦、按摩着腥香淫水中的巨棒,带给殷俊鸿无尽的快感,让他有种精关将泄的错觉。
殷俊鸿强行镇定了自己的心神,默念了一遍《宝禅欢喜降》诀号,让粗糙阴茎硬如铁棍的挺直,才对着袁嘉敏说道:「小师妹说笑了,小兄焉能与赐下的[销魂玉棒]相比;师父降妖伏魔之时,小兄还只是一个小徒弟而已。」
袁嘉敏见殷俊鸿停止肏操动作,便定了定心神、强行压下体内淫蕩的难耐冲动说:「小妹本是蜀中人士,数年前还是一介弱女,恰逢战祸、逃亡到此,幸得师父收留庇佑,有感于乱世之中无力自保,便在霏云山下开设白桃庄,教我本门诸妙技法,以準备日后助师兄修行《宝禅欢喜降》。」说到此处、[天媚仙子]转过头看了床上的赤裸裸美少女们说:「当年…白桃庄还是一处小小山庄,后来师父时有小女孩带来此处,说是将有大用的,如今想来怕都是师父为你準备呢。」
说到此处、袁嘉敏咯咯的笑了起来:「师父倒是知道你是风流妙客,整个白桃庄、包括小妹在内都受到师父的恩泽。她们皆是世上数一数二的美人儿,如今都便宜了你练《宝禅欢喜降》了,怎幺样…满意吗?…嘻嘻…嘻…」
殷俊鸿双手用力抓了一把袁嘉敏的柔腻大玉乳说:「哈…哈哈哈…满意之极!小兄无以回报…唯有让小师妹好好享受到欲仙欲死的高潮了。唏唏…唏…」
[天媚仙子]袁嘉敏销魂的呻吟了一声,风情万种的瞟了一眼殷俊鸿,玉手按住了正在自己胸前大奶作祟的大手:「本门中人不打诳语,小妹所言非假,门主教了我[玉鲸吞]妙技,便要我领教[销魂玉棒]之功效,那话儿果然奇异,小妹的肉窟儿含吮住玉棒,那强力的热力也让小妹流连忘返,可惜玉棒的热力不可久持,待小妹元阴洩出便凉下来、我未曾有如今被师兄肏操这般快感哩!」
殷俊鸿惊讶的咦了一声,双手揉了一把袁嘉敏白晢软滑的豪乳,停下下身兇残大鸡巴的动作说:「如此说来…小师妹的[肉鲸吞海]倒是练成了呢。」在[天媚仙子]嗔怪的眼神中,殷俊鸿收回肥美玉乳上的魔手,将袁嘉敏盘绕在腰间的玉腿大大分开、扛在肩上,随着美人儿的一声惊呼,殷俊鸿胯间粗糙而坚硬的兇猛巨蟒突然如同发狂一般,毫不留情地疯狂抽插了起来,声声清脆的肉体撞击声、带出了朵朵淫浪!…他胯下兇悍大鸡巴如同狂风骤雨般、钻刺拍打着袁嘉敏的阴肉,清脆的「啪啪啪!啪…」声,混合着…交合中紧窄阴肉壁缠吮硬如铁棍的粗糙阴茎磨擦而发出的「咕唧咕唧…」、「噗嗤!噗嗤!」声,仿佛一首香艳之极的淫唱。
房中昏睡的美少女们被[天媚仙子]的淫呼惊醒,在高潮的迷茫之中还未知晓何事,入耳的淫秽不堪的交合之声,混杂着[天媚仙子]极度欢愉的淫呼声,让她们全都清醒了过来。
[玄生七妃]修炼是[玄生阴诀]的[玉兔吮],故像师父、师叔[玄天双仙]一样,胯间阴部彷如白玉般光滑一片,没有生长出一丝阴毛,当殷俊鸿使用出[口舌招遥]的淫技时,不似像对付西域美女那般、满嘴都是淫糜的绒毛,阻碍他的妖舌淫乱地钻刺。
[玄生七妃]赤身裸体坐在床上一边,看着床中两条赤裸裸的肉虫、毫不羞耻地上演姦淫大戏,位位美少女全都心跳加快、媚目迷离,玉手情不自禁地抚摸着自己白晢软滑的敏感娇躯,就连刚刚被[烈阳生]师伯、殷俊鸿用妖舌施行过[口舌招遥]祕技之阴肉花径,也变得骚痒难耐、彷彿蚁奔虫咬般酥痕,流出潺潺粘稠的白浊色淫水。
袁嘉敏此刻却不知此淫景、已经被众弟子们看在了眼里,毫不羞耻地尽情淫叫;殷俊鸿肿胀坚挺的巨根如同烧红的铁杵一般、毫不保留地贯穿着她的紧窄花径,黑蟒蛇头一次次撞击、带来一波波淫秽不堪的欢愉,让袁嘉敏的大脑完全一片空白、在快感无比的刺激中无力思考,强烈的快感如同电流一般,在[天媚仙子]的湿淋淋阴腔内四处乱窜,撞击出耀眼的淫乱水花;殷俊鸿粗筋涨凸的大肉棒每一次进出,袁嘉敏都感到如同飞天坠地一般,让她像从极乐之国坠落到阿鼻地狱、再从阿鼻地狱飞升到西方极乐之国。
「啊…我的…好亲亲…噢噢噢…你的…阳具…好粗…硬啊!…哦…肏得太…美妙了!…雪雪…雪…把我…捅死我…也心甘…呜呜…酥死啦!…」
「师妹可不能死呀!不然…小兄可就找不到…第二个如此美妙的肉窟儿了…唏唏唏唏…光溜溜小蜜穴果真…好好肏呢!…哈哈哈…」殷俊鸿钢硬大龟头插定在袁嘉敏紧迫的小淫穴里说。
袁嘉敏樱唇大张,一声声柔媚之极的呻吟声响彻了整个房厅︰「喔!雪雪…雪…我…我的身体…我的浪穴…都是…师兄…你的…啊啊啊!…死冤家快…快…快来姦我嘛…噢噢噢…舒服死了…」袁嘉敏一双玉手四处乱摸,不知不觉中按上了自己…那随着殷俊鸿抽插的节奏…而四处跳动的一对饱满肥美玉兔,而且不停的揉捏,企图获取更多的淫慾快感;身下的阴肉花径在炙热的兇猛巨龙征伐之下,白浊色淫水愈加泛滥,横流的粘稠淫水沿着殷俊鸿的大腿流到床上,还有不少白浊色阴液湿粘着两人紧密相贴的性器,在他淫糜活塞动作的空间中、拉出了一丝丝妖魅淫丝。
殷俊鸿感受着灼烫阴茎传来的无可比拟的刺激快感,心中感叹、师父找来的小师妹,嫩玉小穴不愧是慾淫百战的名器,虽然还没经过多次的淫慾征伐,白馒头般的小酥穴紧绷而敏感,自己肿胀坚挺的阳具越是深入,紧吮的滋味就越是美妙,于是殷俊鸿更加大力的肏捣起来,狰狞的黑蟒蛇头每一次进入、都直刺子宫花心,激得袁嘉敏淫蕩的呻吟声都开始无力起来,不过、酥穴仍能自然地颤动痉挛,每一次殷俊鸿抽插,她的肉穴便如玉嘴娇舌一般吮吸着、吞吐着,如同身经百战的玉蛤一般、想要从怒涨巨棒中攫取炽热的琼浆,让殷俊鸿胯间身经百战的兇猛巨蟒险些亦缴械投降,急忙暗唸《宝禅欢喜降》,将正要怒射的慾念压下。
在机械式抽插百余次之后,殷俊鸿突然停下刚猛巨柱的肏姦动作,放下了袁嘉敏那白晢软滑的小腿,将粘满了白浊色淫液的粗糙阴茎从美妙肉穴之中抽了出来,大得恐怖的龟头离开酥穴口之时,还发出了一声如同亲吻般清脆的声音。
[天媚仙子]袁嘉敏躺在大床之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忍受着酥麻阴腔传来的强烈欲望和浑身的酥麻,淫秽不堪的 起头看着一脸坏笑殷俊鸿说:「哎呀!…噢…死冤家…啊…酥死了…雪…师兄…你…为…什幺停下…雪」
殷俊鸿微微一笑道:「因为小兄想到一个能让小师妹更加尽兴的姿势…嘿嘿嘿…嘿!…师妹可要小心了。」话语刚落,还未等袁嘉敏反应过来,殷俊鸿便把她的一丝不挂娇躯翻了过去,将袁嘉敏变成了娇靥朝下、白晢软滑丰臀朝上,像母狗般趴在床上的姿势,胸前一对充满弹性的饱满大玉乳被她压在身下了。
[天媚仙子]反应过来之后,便很是配合的、将两条丰腴玉腿大大掰开了,将充满弹性的玉臀对着殷俊鸿高高的拱了起来,而且缓缓的左右摇摆,蘸满粘稠液体的穴口一开一合,流出了一丝丝白浊色淫液,在月光下映照出晶莹光芒。
「快…快…快姦我…快姦我呀!…噢…我…忍不住了…快…来肏妹妹…小淫穴吧!…」殷俊鸿见袁嘉敏如此善解人意,唸了一声「我来了…」、也不让[天媚仙子]多等,左手扶着胯下还在滴着淫液的坚硬粗大阴茎,右手掰开了袁嘉敏那饱满诱人的玉臀之肉隙,钢硬大龟头对準白馒头般的小酥穴口、挤开敏感诱人的花径,猛的一口气、冲刺进入了淫穴花径,几乎捅到了子宫尽头。
「哦…啊…肏得…我泄了…啊…呀!…」还未等殷俊鸿开始肏插动作,便听见袁嘉敏一声淫呼,嫩肉穴之内阵阵紧缩、紧窄的阴肉壁一颤一颤,紧接着又是一波滚热的浓稠爱液浇在大龟头马眼之上![天媚仙子]竟是如此快便进入了慾焰高潮,殷俊鸿见状只好忍着狰狞的坚硬大鸡巴想要冲刺的欲望,唸着《宝禅欢喜降》口诀来吸收袁嘉敏爱液中的阴气,享受阴气钻入灼烫阴茎的欢愉,而静待她飘飘欲仙的高潮过去。
待[天媚仙子]平静下去,紧紧箍住龟头硬沟的阴肉壁稍稍鬆弛,殷俊鸿双手便扶住了袁嘉敏柔滑的美臀,粗筋涨凸的大肉棒缓缓开始淫贱的抽插,在她的美妙肉穴之中肏操了起来,那灵巧的兇残大鸡巴时缓时急、时轻时重,时而直插子宫花心、时而刮擦阴腔肉壁,以带给袁嘉敏更加丰富的淫蕩快感。
袁嘉敏随着殷俊鸿的淫糜活塞动作,将自己丰满的肉臀往后挺动,配合着怒涨巨棒的肏插,让他感受到无可比拟的刺激快感,袁嘉敏可以感觉到殷俊鸿那粗糙而坚硬的巨大阴茎、将自己的幼嫩花径塞得满满、涨涨的,肏插伴着淫液、「咕叽!咕叽!…」的在湿淋淋阴腔里面穿梭着,殷俊鸿每次抽插都带给[天媚仙子]无比的满足,袁嘉敏感觉自己正飘蕩在肉慾的淫洋之中,此刻正在辛劳活塞动作的淫具…正带给她前所未有的刺激快感,享受到高潮叠起的美妙滋味。
「噢噢噢…冤家…我…我的…心肝宝贝儿…你…你插得…我好过瘾啊!…啧…再用力点嘛…哎呀!…噢噢…噢…哦…酥死啦!…好美啊!哦…」殷俊鸿闻言、轻笑了一声,下身一紧、他蹲站在床沿,双手抓紧了袁嘉敏满是汗水的柔滑细腰一托!小前臂淩空分开了她两条修长的玉腿,在[玄生七妃]七位美少女面前掰开了她白馒头般的小酥穴,胯间兇猛巨龙一反之前的细腻抽插,开始大开大合的猛烈肏捣了起来。
「哎呀!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呜…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玄生七妃]清清楚楚看见二师伯狰狞的坚硬大鸡巴每一次冲击,都将师父肉穴中的淫水带得四散飞溅,穴口的玉瓣也被带得翻了出来,磨成泡沬的淫液沾满了穴口的颤动大阴唇,白馒头般的小酥穴如同沾满美妙林中的晨露般可爱。
「啊啊…我…要死了…啊…好酥…噢噢…好…爽快啊!…哦…雪雪雪雪…」[天媚仙子]突然遭殷俊鸿如此急劲的淫秽攻击,螓首不可抑止的仰起,袁嘉敏一声声带着畅意的淫蕩呻吟从樱桃小嘴中高声喊出,完全没有美人儿的应有之娇柔貌。
一波又一波淫蕩的剧烈快感淹没了袁嘉敏所有的意识,此刻她就像是在波涛汹涌的慾海中一片飘蕩小舟,只能无力的趴在寛阔的胸脯上,承受着殷俊鸿狰狞的粗壮大肉棒那猛烈的肏插,软绵绵的娇躯被抽插动作带动得猛烈前后耸动着,亦带着胸前一对肥美肉腴的白晢大奶子也一起前后滚动,一双玉腿已经被殷俊鸿淩空托高、变得毫无力气,只能依靠他硬如铁棍的粗糙阴茎顶着、来维持自己的软绵绵娇躯不倒,不过白晢软滑的阴阜却被塞得满满、淫贱的涨凸起来。
剧烈的淫靡呻吟声、两人紧密相贴性器的撞击「啪啪」声,粗筋如钢的阴茎在嫩肉穴中进出的「咕叽咕叽」声,加上床架被挤动的「嘎吱嘎吱」声,变成世界上最淫蕩的性慾交响曲,美妙乐章奏响那般淫秽之极。
「啊…死冤家…插死人家了…啊…我要泄了…」殷俊鸿剧烈抽插了不知多少次之后,袁嘉敏无力的呻吟声传入了他的耳中…殷俊鸿意识到也是结束的时候了,自己肏姦了这幺久,终究也要停下来炼化体内袁嘉敏爱液中的阴气,
殷俊鸿终于忍不住要射精了,他再次抽插了上百下之后,紧窄的阴肉壁一阵一阵紧缩,夹住他火灼大龟头的硬沟,花径深处的子宫再次喷出了白浊、粘稠的阴精,满满的溢出了交合之处。
这次袁嘉敏洩精量没有了上次那幺多,毕竟她也享受到高潮好几次了,…殷俊鸿的粗糙龟冠被[天媚仙子]那蠕动的小酥穴夹住,过瘾得忍不住想射精之时,一声轻微的「啵」在他丹田内响起,殷俊鸿连忙硬生生将射精的欲望再次压了回去,以内视之法检视丹田之时,惊喜的发现丹田壁障已经破开一丝裂缝,原本难以破开的壁障有望很快解除,丹田大穴将是更加宽阔,功力足足比之前大了十倍不止,想来应是吸收[天媚仙子]袁嘉敏真阴精气的功劳。
如此说来、殷俊鸿多吸纳本门女弟子的真阴精气…自己的丹田壁障便可以完全破开,《宝禅欢喜降》大成之后,丹田便可尽取天地精气了。
「原来…这才是师傅让我来白桃庄的真意,他都已预备好[九阴焙阳]之修练之法,助弟子修成《宝禅欢喜降》。」殷俊鸿心中欢喜,一时竟是忘了胯下狰狞的灼烫大鸡巴还泡在袁嘉敏的酥麻阴腔之中,享受着浸在温软湿滑肉穴的欢愉。
洩精后回过神来的袁嘉敏软倚在殷俊鸿的雄躯之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两条玉腿此刻还在打颤,她竟是高潮到无力站起;她回过头、媚眼撇了一眼殷俊鸿说:「喔!哦…死…冤家…你…你可…差点…把我插…插死了呢…雪!…不过…好…好舒服啊!…」听闻小师妹的淫话蕩语、殷俊鸿回过神来,双手抚摸着[天媚仙子]那汗水淋淋的玉背,顾盼自豪的微笑着说:「嘿嘿!…舒服便好了…托师傅之福,小兄今日《宝禅欢喜降》之惑已经解决了…嘻嘻嘻…」袁嘉敏亦一脸媚意、用仅剩的力气将玉臀向后挺了一下,白馒头般的小酥穴夹带着大肉棒再插了一下,妖淫呻吟道:「师兄…你这里的无明之火没解决呢!…嘻嘻…」
殷俊鸿回过神来,暗运《宝禅欢喜降》才发现自己辛劳肏操这幺久,此刻还没有真真正正射精,仍然硬如铁棍的插在袁嘉敏的淫肉穴之中,感到她红肿的小淫肉穴已被肏至极限,连忙将粗筋涨凸的大肉棒拔了出来,两人紧密相贴的性器在拔出时,带出了一丝丝粘稠的淫液,在阳具与大阴唇之中连起了条条淫秽的银线。
[天媚仙子]袁嘉敏挣扎着爬下了来,改为跪在殷俊鸿的胯间前,肿胀坚挺的狰狞巨根此刻正在她的面前耀武扬威,距离之近、袁嘉敏甚至可以看见粗糙阴茎上那一条条的涨凸青筋,和阳具顶端的大龟头马眼,袁嘉敏媚眼迷醉的打量面前那在月光下闪烁着晶莹光芒的兇猛巨蟒,竟不介意阴茎上面沾着汙秽不堪的淫液,将殷俊鸿大得恐怖的龟头放入小嘴中,毫不羞耻地在床上[玄生七妃]眼前细细吸吮了起来,袁嘉敏灵活的舌头舔弄着、将腥香的淫液混合着口水咽了下去。
殷俊鸿低头看着袁嘉敏脸上的表情竟是无比享受、她那灵活舌头与温柔口腔的包裹之下,粗糙大肉棒愈加坚硬了起来,在快感的刺激之下,殷俊鸿忍不住挺动了一下胯间兇猛的巨龙,袁嘉敏吃了这一击、却只是娇媚的 头白了他一眼,玉首开始耸动了起来,灼烫而粗糙的巨大阴茎在袁嘉敏小嘴中进进出出,她的双手也没閑着、开始揉弄殷俊鸿胯间淫糜的肉囊及两颗肉球,不同于肏姦玉穴的快感,让亦殷俊鸿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狰狞龟头渐渐又有了射精的冲动。
殷俊鸿双手抚摸着[天媚仙子]那光滑的秀髮,喘嘘嘘的说:「小师妹竟有如此神技,嗯…如此淫招,小兄更加过瘾啊!…」
袁嘉敏闻此讚言,骄傲地继续耸动着玉首,贝齿轻咬了一口肉柱、口中挤出了多声娇媚的回音:「啧啧…雪!啧…」
胯间粗糙而坚硬的兇猛巨蟒遭此淫袭,激得殷俊鸿随着袁嘉敏淫贱的口技挺动起来,竟是将[天媚仙子]的樱桃小嘴当做肉窟儿一般抽插了起来,插得她眼泪顿时流了出来,胸前的一对大白玉兔亦疯狂晃动。
只见狰狞的坚硬大鸡巴在袁嘉敏樱唇中不停进出,插得她「嗯嗯哼哼!」不停淫喘,嘴角更是流下了大量粘稠的口水;不过[天媚仙子]亦是不甘示弱,尽使出[玄生天门]口交淫法、吞吐得更加卖力,甚至将殷俊鸿整根粗筋涨凸的大肉棒吞入了喉咙之中,形成了深喉绝淫之姿。
在坚挺巨根抽插了数十下之后,殷俊鸿将黑蟒蛇头深深插进袁嘉敏樱桃小嘴中,臀肉一紧、再也不能压制自己的射精冲动,丹田一鬆、精门大开,抽搐着的兇残大鸡巴将一股股白色的生命之液「噗噗!…」射入了袁嘉敏的口中。
袁嘉敏突然吃了一惊,没来得及吞咽腥香的淫液,一丝白色浊液竟是从嘴角溢漏出,滴落在一对肉腴丰软的巨乳之上…她反应过来之后、连忙努力吞咽,将殷俊鸿大龟头马眼射出的白色浊液尽数吞入喉中、一滴也不肯剩下。
射出滚热的浓稠阳精之后,殷俊鸿胯间的兇猛巨龙似是失去了活力一般,在袁嘉敏的小嘴中疲软了下来,她吐出了口中疲软的兇残大鸡巴,爱怜的用舌头清理沾在巨大阴茎上面的白色浊液,将其舔弄、吸吮进口中细细品尝,待她将全部滚热的白浊色淫精吞咽完毕,袁嘉敏赫然感觉到一股温暖的气息在腹中丹田升起,扩散到四肢百骸之中,长久止步不前的修为,竟开始缓慢的增长。
[天媚仙子]袁嘉敏连忙起身,双手合十对殷俊鸿稽了一礼说:「小妹多谢师兄恩赐,此等精纯阳精应是你多年精炼,师兄却轻易地赐给了小妹,小妹深感惭愧。」
殷俊鸿亦回了一礼道:「嘿嘿!…若非小师妹的小酥穴及樱桃小嘴尽力施为,小兄修为也无甚进境,《宝禅欢喜降》亦不能破开壁障,此乃一饮一啄、因果相报,小师妹不必在意。…嘻嘻嘻…」
说完,殷俊鸿双眼打量起了面前[天媚仙子]的美妙肉体,此时的袁嘉敏玲珑浮凸娇躯一丝不挂,雪白肥美的肉体满是汗珠,在月光的照耀下、发散着迷人的光彩,那一对迷人的饱满酥胸高高挺立,嘴角流下的一丝浊液正滴落在顶峰的粉嫩蓓蕾之上,更添几分迷人淫态,肥美丰满的玉臀此刻满是小酥穴中流出的白浊色淫液,而饱经征伐的嫩肉穴此刻还在流淌着…花径深处丝丝洩出的淫秽不堪爱液,顺着结实的修长玉腿流泻在床上,散发着淫靡的气息。
看着面前赤裸裸的白晢软滑娇躯,殷俊鸿胯间的兇猛巨龙不知不觉间再次 起了头,直直指向了面前的[天媚仙子],袁嘉敏又爱又怕的看了逐渐怒涨而傲然挺立的粗壮大肉棒一眼,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小妹已是不堪承受师兄的兇残大鸡巴,现在小淫肉穴已红肿一片了,还请师兄手下留情。」
此时殷俊鸿身后传来一阵娇笑声,原来[玄媚仙子]周惠敏身穿薄纱出现在房中,她妖媚的说:「啧啧啧…二师弟不知破开《宝禅欢喜降》壁障,必须要将丹田内的阴气尽洩,才可到达[九阳附体]的[空灵无尽]最高境界,普渡俗世慾妇淫娃、尽展[淫龙抱柱]之威,所以师尊早为二师弟準备好[双仙七妃]的女子元阴,助你在肏交中尽洩蓄存三十多年的异族阴气,三师妹已自拔头筹,枣宜、泳宜、敏宜、杏宜、希宜、傲宜、碧宜…妳们[玄生七妃]準备接下来嘛!…」
殷俊鸿本想再次与袁嘉敏的美妙的玲珑浮凸娇躯结合,闻言、只好双手合十说了一声「多谢大师姊提点,小弟明白了。」
[玄媚仙子]周惠敏见殷俊鸿脸现失望的神态,玉手摸了一把他肿胀坚挺的巨根,另一只手指了指袁嘉敏身后的[玄生七妃],轻声说:「虽然三师妹无力承受师弟兇悍的大鸡巴!但是她坐下女弟子的肉窟儿可以啊!…嘻嘻嘻…她们刚嚐过俊鸿的[口舌招遥]祕技,又看清楚妳俩如此淫秽不堪的交媾…想必早已慾火焚心了。」殷俊鸿回头一看、映入眼帘的景色,却是让他的淫火再次高涨了起来。
偌大的巨床之中,原本在昏迷着的一位位赤裸美少女们全部醒了过来,此刻正在各自捉对淫乐;这边枣宜吸吮着泳宜的玉乳,玉手在希宜光溜溜的肉穴之中进进出出…那边杏宜却是与敏宜互相颠倒,彼此互相吸吮舔弄着肉穴,傲宜更是不满足于同性形式的欢爱,竟是与碧宜的肉体滚作一团,玉手捉住师祖赐下那七色[销魂玉棒]互插,各位美少女们淫液四溅,淫秽不堪的战况极度激烈,一声声愉悦淫欢的呻吟声交织在一起,为这个淫乱的夜晚再起波澜。
此等淫乱场景…应是惊醒的[玄生七妃]见到师父与师伯的纵情淫欢,极度淫糜的交媾动作令她们淫火难耐,便毫不羞耻地彼此慰藉;而殷俊鸿与袁嘉敏全神贯注于彼此之间的淫糜交媾,外界动静一概不闻,现在殷俊鸿才发现[玄生七妃]赤裸裸的白晢软滑娇躯是如此美妙。
看着眼前的淫蕩美少女们毫不羞耻地奉献出一丝不挂的娇躯,殷俊鸿胯下粗硬的兇猛巨蟒坚挺到了极限,大肉棒的涨凸粗筋几乎爆炸开来,周惠敏见手中硬如铁棍的粗糙黑蟒蛇头已饥渴难耐,她安抚了一下殷俊鸿的兇悍大鸡巴!才对着蠕动着的[玄生七妃] 喊了一声:「枣宜、杏宜妳两个来与师叔交流、交流一下嘛。」
正在相互欢爱中的美少女们中,站起了两具肉腴丰软的美妙肉体,娇躯虽是没有周惠敏与袁嘉敏那般玲珑浮凸,也是世间难得一见的尤物了,枣宜与杏宜带着一脸羞意,跨过一床蠕动的光溜溜娇躯,走上前来同时跪在殷俊鸿的身前,用自己的两双饱满的豪乳将粗硬的巨大阴茎夹住,让火灼大鸡巴在四团美嫩肉之间进进出出,杏宜更是低下了头含住殷俊鸿的钢硬大龟头,小舌如灵蛇般舔弄龟头的硬沟起来。
「雪雪…雪…雪!…雪雪…雪…雪!…」的淫贱吸吮声中,泳宜、敏宜、希宜、傲宜及碧宜等一个个爬起来,见她俩含吮得如此过瘾,也纷纷爬过来,围在殷俊鸿身边争着一嚐肿胀坚挺巨根的美味,她们毫不犹豫地轮流舐舔、吸含和吮吞殷俊鸿大得恐怖的狰狞龟头;感受着胯下美妙的感觉,殷俊鸿对着周惠敏行了一礼,开始淫秽不堪的慾战了,[玄媚仙子]目视着面前翻云覆雨的一团团一丝不挂娇躯,知道师弟的《宝禅欢喜降》即将大成,玉脸不禁浮现出淡淡的微笑,準备接收殷俊鸿最浓郁的滚热白浊色淫精。
接下来这九夜,霏云山下、白桃庄是一个不平静的日子,殷俊鸿挺直胯间兇猛的巨龙轮流肏插[双仙七妃]的光溜溜小蜜穴,他没有离开这淫秽不堪的房间,一声声淫蕩的高亢呻吟声不停的从房中传出,肉体撞击之声连绵不断,虽然[玄生七妃]已由师父[天媚仙子]袁嘉敏用七色[销魂玉棒]插通处女膜、不能说是处女,不过白馒头般的小酥还未被真实的大鸡巴开通,现在却毫无遮掩地向殷俊鸿奉献出来,一排七位美少女光溜溜的白晢软滑娇躯、大大掰开了两条修长的玉腿,让殷俊鸿胯间粗硬的兇猛巨蟒逐一钻肏她们幼嫩的小淫肉窟窿,享受粗筋涨凸的灼烫大肉棒完全挤满酥痕阴腔的刺激快感;殷俊鸿尽情肏姦七位美少女们之时,不忘吸饮她们的三阴元液(口水、乳汁及阴液)来止渴抵饥,当然在[玄生七妃]享受到欲仙欲死的高潮而奉献精纯元阴后,殷俊鸿也逐一回馈她们滚热的白浊色淫精,滋补[玄生七妃]尽洩的真阴。
终于肏操足足七天后,由[玄媚仙子]周惠敏及[天媚仙子]袁嘉敏上场,殷俊鸿躺卧在大快朵颐的[玄生七妃]之间,袁嘉敏的光溜溜小蜜穴疯狂套磨着他粗壮而坚硬、挺直不倒的灼烫巨大阴茎,毫不留情地蹂躏殷俊鸿的兇悍大鸡巴!周惠敏白馒头般的小酥穴压在的巨嘴上,享受粗糙的灵舌挑撩酥麻的阴腔,她俩已是转换了三次淫糜的体位了,此招[玄生天门]祕传的[玉蝶双飞],正是师父[玄生上人]传授[玄天双仙],命她俩助殷俊鸿尽洩中外异族元阴;殷俊鸿疯狂地不停肏姦[玄生七妃]之小蜜穴,已连射七次滚热的白浊色淫精,粗筋如钢巨大阴茎蓄存的异族淫精亦洩得八成,再由[玄天双仙]此淫招对付,感受到极度的过瘾,比在西域中肏姦那班巨乳的美人儿还要舒服,最后殷俊鸿在无可比拟的刺激快感之下精关尽开,对準[玄媚仙子]周惠敏颤动的酥痕子宫射出滚热的浓稠淫精,今次尽洩体内异种淫阳,他感到丹田浊阳尽去、壁障再不存在,到达《宝禅欢喜降》中说的[九阳附体]那[空灵无尽]的最高境界。
-------------------------------------------------------------------------------------------------------
当殷俊鸿离开在欲仙欲死高潮中的昏迷不醒赤裸裸嫩肉团,回到霏云山[玄生门]时,已是九天后了,太阳已经升到了头顶正上空,房内一片空空如也,师父[玄生上人]不在坐关之中,他环视四周、发现蒲团之上留有一张纸条,上面有几行字迹,确是出自[玄生上人] 之手,内容如下:
「俊鸿吾徒,若见到此信之时,为师应是已经坐化涅槃了。不必悲伤!…为师已经天数已尽、能往生极乐,吾徒应高兴才是。
为师猜想不错,吾徒此刻应是已经突破《宝禅欢喜降》壁障了,此时你可带同本门[双仙七妃]云游四海,普渡俗世慾妇淫娃及伏魔降妖。若吾徒未有突破壁障亦是无妨,只要一直勤习《宝禅欢喜降》、吸收精纯阴气及尽弃本身浊阳,自然会有所成就。
《宝禅欢喜降》诀的修炼之法,在为师座下蒲团之中,吾徒要好好保管,谨守《宝禅欢喜降》一脉单传的规定,严格挑选传授之人,切勿让他人危害人间。
以后的路吾徒就得自己走了。」
-------------------------------------------------------------------------------------------------------
随后几年、不断有[烈阳生]殷俊鸿的传闻在世间流传:--------
有人说听到山中传来阵阵欢淫之声,随后山中发出了金色光芒,有人见到一个精壮中年人在山里与一位长着尾巴的美人儿「奋战」不停,淫秽不堪的慾战由满天繁星一直肉博到日上三竿。
有人说在西域某个城市之中,一个中原人专在西域贵族家里,与整个家里的所有女性恣意狂交,曾一晚把母、女五人肏姦得飘飘欲仙,才施施然飘身远去。
更有人说在东海某处一个海岛上,一个唐人不断与海岛上的美女们「深入交流」,最后连海岛上的皇后都失身了,不过、他让近万女人受孕之后又不知所蹤。
种种传闻流传至今,为[烈阳生]蒙上了极神秘的色彩。
「终」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kpp03.com


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kpp03.com